黑龙江在线,黑龙江新闻门户网

热门关键词: 

不易察觉的美

来源: 作者: 发布时间:2020-10-27

目光撞击的瞬间,

灵魂发现了灵魂,

灵魂深入了灵魂,

灵魂丰富了灵魂,

惊鸿一瞥,

你的美像闪电一样惊艳……

不晓得什么时候,一只小鸟飞到了窗前,狐疑着、逡巡着向屋里面张望,它转动着眸子,若有所思的样子,悄无声息地驻足,一声不响地凝望,流淌的时光几乎在那一刻凝固。不知过了多久,屋中人起身关窗,猛然发现一位不请自到的朋友造访窗前,目光撞击的瞬间,灵魂发现了灵魂,灵魂深入了灵魂,灵魂丰富了灵魂,永恒的时间在穿越人的时候,将人带进一个似乎比全部时间加起来还要珍贵和深刻的瞬间,恰如英国诗人托马斯所言,存在于时间之外的某一个神圣的瞬间。四目相对、错愕惊觉,还没来得及惊叹,小鸟就倏地一下飞走了,矫健的身姿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,然后消失在视线之外,留下一个人在惊诧之余徒生喟叹:惊鸿一瞥,你的美像闪电一样惊艳。

突然的相遇,带给人的是突然的愉悦,仿佛静静的湖面惊起一波涟漪,然后慢慢荡漾开去……忍不住一遍又一遍回味品味,尘封已久的心弦轻轻拨动,与自然、与生灵的互动竟然如此令人快乐与满足。但终究不免有些遗憾,因为屋中人的不经意举动,居然打破了一人一鸟无意间的平衡,静态的有变成了动态的无,美在一瞬间被无情肢解。如果屋中人不起身,如果他依然静静读书,依然沉浸在书香的氛围中不能自知,如果小鸟依然在他的窗前伸头伸脑、饶有兴致地探究,如果他和它之间依然这样默契维持着、延续着,那将是一幅多么美的画卷。真希望这一刻能够暂停,像照片一样印在记忆之中,在疲倦迷茫时再现。可惜,美好的东西总是那么转瞬即逝,空留一抹余香慢慢飘散。

站在窗前,眺望蓝天白云,这亘古不变的景致与清风、与流水一道行走了亿万斯年,始终不改初衷,始终悠悠过往。世间万物何尝不是如此呢?返璞归真的律动伴着杳无声息的流变,繁华和喧嚣终归寂寞,舞榭歌台总被雨打风吹去,而留下的往往是拙朴的存在,比如一望无际的大海、金光闪闪的沙滩、连绵起伏的群山、曲曲弯弯的江河,随风摇动的芦苇。

而我们的目光更愿意停留在鲜花灿烂间,停留在姹紫嫣红处。浓墨重彩对于视觉的吸引力不言自明,但小径两旁碧绿如茵的青草,给予人的赏心悦目同样无与伦比,美在对比中产生,美也在和谐中互映。当你被柔软的、缤纷的、摇曳的小草吸引,当你俯下身子轻轻地抚摸它们,当你面对它们却叫不出它们的名字,当你被熟视无睹的美丽击中,你会发现,我们在忙忙碌碌的生活中,忽略了多少不易觉察的美。世间的美就是这样无处不在又浑然不觉,在你打盹儿的一刻间便从身边悄悄溜过。一首动人的小诗、一段美妙的音乐、一朵洁白的流云、一片葳蕤的芳草、一群唼喋的青鸟,带给人的不光是听觉视觉上的冲击,更有绵绵悠长的回味。就像闻到米兰清雅的花香、雾一样重重叠叠、水一样四处漫溢,一点点洇濡了整个空间。

抵达心灵的事件也许无需煞费苦心,只要自然温馨的逼近。回想一下,生活中有些事情当时看起来可能无足轻重,譬如一次邂逅、一个眼神、一个微笑,但有一天你在不经意间忆起,就会发现情况大为不同,比起那些宏大的叙事,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更能激发起强烈而复杂的情感,就像普鲁斯特笔下的那块小玛德琳点心,就像米兰昆德拉描绘的一根羽毛,成为我们生活中甚至生命里感悟大美的重要细节。

曾读到过这样一段文字,不免唏嘘。一个陌生人来到村庄,他在一户人家门前停了下来,月光把他的影子拉得长长的。他感觉这房子仿佛就是自己的家,里面睡着爹娘和妻儿。他甚至可以听到他们熟悉的呼吸。他用手推了推门,门从里面插上了。走了那么远的路,他突然对前路产生了莫名的恐惧,他在门前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,一直坐到天亮。主人早起开门,门前一片静寂。他和月亮早在主人起床前离开了,没有人知道,昨夜门前曾收留过一位旅人,也收留过一地月光。没有人知道,有多少人在我们睡着的时候,趁着夜色赶路,走过了一生的荒凉。

带着一身征尘匆匆赶路,来不及或者忘却了欣赏路边的美好与绚烂,甚至忘记了出发的心愿。无暇顾及的往往是最为珍贵的。留意身边的美好,珍惜过往的经历,你会明白,个体的生活是一段逝而不返的歧路,虽然总归要回到大道,但路径、路况不同,一路的风景自然不同,情趣殊异。